爲保證頁面正確顯示,請使用 IE9 以上 IE浏覽器或 谷歌浏覽器 360浏覽器 搜狗浏覽器 獵豹浏覽器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糖史文化
雲南百年蔗糖産業概況
来源:云南省档案馆社会利用服務处 發布時間:2017-10-25

?民國時期雲南糖業

雲南種蔗曆史悠久,雖然道光?鹹豐年間大量種植鴉片擠占甘蔗種植,以及滇越鐵路開通後外國糖業沖擊雲南市場,雲南蔗糖生産一度萎靡,但辛亥革命後,雲南蔗糖産量又逐漸增加,到抗戰時期雲南産糖量饮}痪尤珖第二?

民國時期雲南全省有32個縣種植甘蔗,種植面積約14.7萬畝,蔗區主要有:迤東的金沙江下遊沿岸一帶,迤南的泸江?巴盤江?河底江一帶,迤西的金沙江上遊沿岸及潞江?瀾滄江一帶?

民國時期雲南榨糖主要由蔗農在甘蔗地邊設立糖房進行土法加工,糖房主要是半農性質,純粹由商人經營的糖房極少,半農性質的糖房生産的主要産品有半斤左右的紅糖(又稱合子糖?碗兒糖)和白糖?冰糖由商家收購白糖制造?電力機器制糖廠只有昆明市志友和孔信記兩家,使用紅糖爲原料,出品砂糖和白方糖,含糖量在97%左右?到建國前,全省有9家初具規模制糖廠,年産紅糖16000噸,白糖880噸,冰糖200噸,還有3000余個糖房小規模制糖?

民國時期雲南糖以省內銷售爲主,約占全年産糖的四分之三,內銷糖主要集散于迤南的婆兮(今華甯盤溪)?開遠?蒙自及呈貢?宜良等分銷地;迤西有下關?祥雲?鶴慶?雲縣?騰沖;迤東有昭通?會澤?外銷糖在迤南蔗區以彌勒竹園白糖爲主,主要銷往貴州,遠至湖南長沙,每年約200萬斤,廣南?富甯有少數糖運往貴州?桂林?河口?越南;迤西蔗区主要经騰沖输入緬甸,每年约300万斤?

?建國後雲南蔗糖發展的幾個轉折點

1.從“吃不飽”到“吃不了”

建國後的30余年間,雲南每年需要從外省調入食糖?1952年,在政府的引導下,一部分有經驗的蔗農成爲專職制糖師傅或制糖工人?1956年,甘蔗種植面積19萬畝,人均消費食糖1.66公斤?糖坊工人實行工分制,國家還給增産的糖坊主給予獎金,並統一紅糖的制作規格,由國家實行等級定價收購?1958年,人民公社化後,蔗農成爲社員,集體勞作,集體壓榨蔗糖?1960年雲南實行“糧食上山?甘蔗下壩”,糧食生産供應緊張,許多蔗農改蔗田爲糧田,國家收購糧???,獎售棉布?針織品?1961年,雲南省規定城市?工礦區每人每月憑票供應紅白糖2市斤,節日?産婦?小孩?病人和少數民族地區酌量供應紅白糖,昆明每人每月供應普通糕點1市斤,縣城節日酌量供應,農村不供應?1978年,雲南有白糖廠31個,但一半以上均爲閑置,全省蔗糖産量多年一直徘徊在10萬噸左右?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雲南省制定“糧糖挂鈎?噸糖噸糧?差價補貼?超交加價”的蔗糖發展政策?1980年,雲南在農村中貫徹“稻谷包産到組,甘蔗包産到勞,聯産計酬,超産獎勵”的勞動生産責任制的經濟政策,同時實行獎售糧食政策,超産部分獎勵50%,甘蔗生産大幅度增長?八十年代初,雲南省加大投入,新建糖廠19個,改建糖廠20個?1983年全省有42個糖廠,其中日處理500噸的糖廠有12個,甘蔗種植面積達到87萬畝,甘蔗産量278萬噸,食糖28萬噸,蔗糖産業實現工業總産值15.5億元,打破食糖産量10萬噸徘徊的局面,糖廠由“吃不飽”轉爲“吃不了”,結束食糖不能自給的曆史,並外調8萬噸糖支援其他省份?

2.進入市場化,發展與困境並存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雲南省蔗糖高速發展時期?1988年,國家將雲南正式列爲全國蔗糖生産基地之一?九十年代末期,雲南開展良種甘蔗示範基地建設,由村委會組織蔗農出土地進行試驗種植,制糖企業負責良種甘蔗種植計劃的安排和良種的引進,各級農業辦公室?農技推廣站負責技術指導和示範操作,各片區甘蔗工作站負責良種種植任務落實和技術實施,甘蔗輔導員負責本片區良種甘蔗種植生産的各項工作,同時政府投資興修水利,保障甘蔗用水?示範基地的建立,使廣大蔗農獲得更多的種蔗收入?1999年,全省甘蔗種植面積達到420萬畝,甘蔗産量1600萬噸,89間糖廠(95條生産線),食糖年産量149萬噸,農業産值25億元,工業産值40億元,財政稅收3.5億元,僅次于廣西,位居全國第二?蔗糖的發展,不僅促進地方經濟的發展,還帶動商貿?交通?運輸?機械?水利?科教?金融等相關事業和食品工業的發展,維系著糖企4萬多名職工的生活,在全省農産品加工業中僅次于卷煙,位居第二?

雖然蔗糖産業規模得到迅速擴大,自1992年全國放開食糖市場和價格後,雲南的制糖企業卻極不適應?由于食糖市場供大于求,致使糖價連續幾個榨季下滑,雲南制糖企業規模偏小,日處理能力在4000噸以上的僅有4個,沒有一個日處理能力在10000噸的糖廠,89個糖廠中有三分之一的糖廠負債率達到100%以上,全省糖廠平均負債率達到94.7%,欠農民蔗款達5億多元?片面追求甘蔗種植面積,單産低,甘蔗與其他農作物爭地的現象很普遍?1998年,雲南蔗糖全行業虧損8億元,95%的糖廠處于虧損狀態,1999年虧損達到12億元,許多企業資不抵債,糖産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

八十年代後,雲南省蔗糖産量大幅增長,由于資金短缺問題突出,企業流動資金緊張,商業部門按政策規定收購計劃內糧食,不能及時給企業兌現白糖價款,造成企業無現金向蔗農支付甘蔗款,只能打“白條”,嚴重影響蔗農種蔗積極性?1987年隴川景坎糖廠,應付甘蔗款324萬,實際只支付25萬,欠蔗農299萬,使蔗農極爲不滿,在運蔗車上寫“糖廠最壞”?爲此,普朝柱省長批示商業收購白糖必須當日提貨,次日付款?1998?1999年榨季爲確保不向蔗農打白條,雲南省政府下發《關于做好當前甘蔗收購資金兌付加強食糖銷售問題的緊急通知》,要求各企業加強銷售,落實甘蔗收購資金,銀行貸款70%,企業自籌30%,對收購資金實行封閉運行,專款專用?

3.蔗糖産業深化改革三部曲

爲扭轉蔗糖行業的被動局面,2000年省政府下發《關于蔗糖産業發展若幹意見》,提出在“控制面積?穩定總量?提高質量?調整結構”的原則下,努力實現蔗糖産業三年扭虧脫困的目標?采取嚴控面積,穩定産量,試行蔗?糖聯動,蔗糖按質論價;加快技術進步,抓好“第一車間”;提高蔗糖深?精加工,強化綜合利用;加快重組和結構調整,提高市場競爭能力和技術創新能力;減輕企業負擔,暫停收費;推行“企業﹢蔗農﹢基地”的生産經營方式;確立以市場導向爲中心的營銷觀念,強化企業營銷和市場開拓工作;樹立品牌意識,提高企業的知名度;加強市場管理,制止競相降價,落實蔗糖自律價等改革措施?2002年,雲南省有蔗糖企業85家,日加工蔗糖14萬噸,工業總産值40億,資産總額達76億,産糖127.8萬噸,占全國食糖産量的20.7%,實現利稅總額10.01億元,實現利潤4.88億元?

2002年,省政府下發《關于進一步鞏固提高雲南省蔗糖業的意見》,提出以“市場牽龍頭,龍頭帶基地,基地連農戶,科??貿?農一體化,産??銷一條龍”的運營機制;采取健全的蔗糖産業管理體制,做大做強龍頭企業,進一步深化企業産權制度改革,積極穩妥推進糖業結構調整,加強企業發展戰略研究,優化資源配置,降低成本,強化市場營銷,蔗糖收購實行按質論價,加強科技進步與創新,促進蔗糖工業的技術改造,減輕企業賦稅等系列措施;實現蔗糖産業化經營,保持全國第二産糖省地位,年産180萬噸的目標?2003年,全省甘蔗种植面积400万亩,甘蔗日加工能力14.25万吨,甘蔗产量1600万吨,産糖190万吨,産量占全国18%,有74户制糖企业,87条生产线,资产总额76亿元,实现工业总产值50亿元,利税5亿元?但甘蔗品種老化?種植技術落後?制糖企業缺乏穩定的原料供應?規模小?負債高?成本居高不下?虧損嚴重?缺乏資金投入?稅負過重等情況依然突出?

2003年省政府于第七次常務會議上討論《雲南省糖業整合總體方案》,提出實施資源整合,給企業發展注入活力,調整組織結構,打造龍頭企業的改革政策?將“建??破”作爲改革核心內容?“建”是指引進外來資本,對蔗糖主要産區企業進行收購控股,組建跨地區制糖能力百萬噸的龍頭企業集團?“租”是指重組後的糖業集團或其他區域性集團對長期負債,無法改善經營的企業實行租賃經營?“破”是指關閉一批破産企業和喪失生存能力的企業?同時,采取良種良法?規模種植;降低稅負,停止征收甘蔗農業特産稅和農業稅,減輕企業債務負擔,促進企業發展;將省級財政借款轉化爲股份,實行“債轉股”,增強企業市場競爭能力?同年,省政府批複同意《雲南省糖業整合總體方案》,形成以英茂糖業集團爲龍頭的雲南蔗糖企業;關閉20家資不抵債?無法維持的企業,掀起雲南糖業資源整合的浪潮?經過近10年的改革和整合,2012年,全省拥有21家制糖企业,机制白糖生产线87条,甘蔗种植面积480万亩,甘蔗入榨1600万吨,産糖201万吨,生产酒精11万吨?英茂糖業?南華糖業?力量生物?鳳慶糖業?康豐糖業?永德糖業等六大糖業集團,共産糖156.75萬余噸,占全省産糖量的78%?

?甘蔗———替代種植的拳頭産品

1.替代種植的優勢産業

相對全國其他省區而言,雲南的蔗糖産業還有著特殊使命,肩負著實施境外罂粟替代種植的重任?九十年代,聯合國禁毒署對罂粟種植地區實施全面禁種後,亟待解決煙農的生産生活問題?1992年,中國?緬甸和聯合國禁毒署在緬甸仰光簽署《中國?緬甸?聯合國禁毒署三方禁毒合作項目》,確定通過技術援助?农业支援等方式帮助緬甸?老撾北部傳統罂粟種植地區開展替代發展工作?同時云南省政府也出台关于“标本兼治结合,立足治本;堵源截流結合,立足堵源”的禁毒措施?雲南邊境各地州啓動境外罂粟替代種植,並以此爲龍頭帶動當地交通?水利?能源?加工和貿易业的发展?

缅北地区和老挝北部地区是紧邻中国的传统罂粟种植区,同時这里也具备甘蔗生产的自然地理条件,土地资源丰富,适宜种植甘蔗的土地有50多万亩?長期以來,罂粟種植在這一地區經久不衰,罂粟種植管理粗放,投入少,生長周期短,收入高,煙農放棄罂粟産業難以生存?而甘蔗的生産特性非常適合替代罂粟種植,甘蔗適宜粗放種植,而且當年種植當年見效,有宿根性特點,種一次可以砍四五季,既“吹糠見米”,又可以連續收益,每畝可收入600-1000元,相當于種罂粟的收益,符合境外生産力發展水平?同時,雲南省邊境一線有較強的蔗糖工業基礎,能滿足境外甘蔗加工的需要,因此,甘蔗成爲雲南省跨境罂粟替代種植的“拳頭産品”?

2.替代種植的“鎮康模式”

1996年中国镇康县与緬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县政府首次签订《中国镇康县与緬甸果敢县关于联合开发果敢3万亩荒地种植甘蔗协议》?果敢縣城老街距南傘口岸9公裏,距鎮康南傘糖廠12公裏?鎮康縣組建甘蔗種植指揮部老街辦事處,长期派驻33名农务员和辅导员,当年镇康县在果敢示范种植甘蔗2412亩,每亩境外甘蔗年收入700元,纯利润78.5元,而种1亩罂粟纯利润仅60元,果敢边民相信种植甘蔗“搞蒂Q浴?1997年甘蔗種植面積猛增到18307畝,1998年種植面積達30167畝,入榨10萬噸,收入1750多萬元?

2002年鎮康與果敢實施第二輪替代種植?2005年又与緬甸掸邦第一特区签订实施5万亩优蔗园替代罂粟种植协议?2006年鎮康境外甘蔗種植面積達到61337畝,種蔗戶達2970戶?2007年南伞糖厂并入洋浦南華糖業集团,该集团继续实施替代种植?2010年,鎮康境外甘蔗種植面積發展到11.2萬畝,種蔗戶增加到5581戶,南傘糖廠境外入榨甘蔗38萬噸,蔗款1.5億人民幣?同時蔗区的交通条件得到改善,一批民生工程也投入使用:如兴办学校,架设电线,解决当时居民的生活用电,甘蔗收入成为緬甸果敢地区边民最重要的经济来源和生活保障,緬甸掸邦果敢自治区一名政府官员说,中国援助果敢地区最成功的替代种植项目就是甘蔗产业项目?同時镇康施行的替代种植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聯合國副秘書長兼聯合國禁毒署執行主任阿拉齊先生稱鎮康縣甘蔗替代罂粟種植爲“鎮康模式”,並將這一境外罂粟替代種植先進典型經驗在聯合國宣傳?截至2010年,在緬甸?老撾替代罂粟種植甘蔗已達到16.8萬畝,進口甘蔗糖料68萬噸?

?新記錄下的老困局

2012/13年榨季,雲南甘蔗種植面積達到496萬畝,糖産量近224萬噸,創下曆史新高,但全省糖業卻再次面臨全行業虧損的困局?當前,雲南蔗糖産業主要面臨三個方面周期性發生的老問題:一是高成本?低利潤?雲南蔗糖産業成本逐年增加,在蔗糖主产地德宏,每吨糖原料的地边收购价已达4000余元,占制糖企业成本的70%,在其他高效益农作物的挤压下,甘蔗种植逐步退至半山腰旱地,单产低,砍伐劳动力和原料運輸成本节节攀升?燃料和工資不斷上漲,制糖企業成本呈剛性增長?同時,全球食糖市場在經曆連續性減産周期後,轉入增産周期,國際糖價大幅下跌,從2010年8700元/噸降到4350元/噸?受進口糖的沖擊,國內糖價大幅下跌,從2011年的7700元/噸跌至目前的5250元/噸?高成本低糖價給雲南蔗糖行業帶來的利潤空間越來越小;二是開榨晚?輸出難?由于氣候地理原因,云南的甘蔗开榨时间晚于其他产糖省份,以公路和铁路为主的運輸方式造成物流成本高,運輸困难,进一步削弱了云南食糖的竞争力;三是链条短?産品單?雲南蔗糖下遊産業發展滯後,目前基本处于“白糖﹢酒精”的产品结构和生产模式,蔗糖精深加工不足,综合利用不够,産业链短,生物产业的效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掘,导致糖业抗风险能力低?

針對糖業目前的困境,有關專家和學者提出以下建議:一是加大政策支持力度,扶持産業發展?加大對蔗糖産業的投入扶持,設立專項扶持基金?國家應出台種植甘蔗的直補政策和改善甘蔗種植的土地?水利?種子?機械化等方面的政策扶持,進一步調動蔗農種蔗的積極性,支持蔗糖龍頭企業的發展?繼續加大蔗糖産業項目申報力度和立項支持,提升蔗糖産業集約化?規模化水平,提升行業的綜合競爭力;二是立足“第一車間”,壓縮蔗糖産業成本?良田?良種?良法”爲核心,建立優質高效的甘蔗生産基地?加強旱區水利建設?改善蔗區道路交通?依靠科技研究推广甘蔗旱坡地高产糖良種及旱地栽培技术?實現糖料種植的規模化?集約化?科技化以及高产良種和機械化耕种收割等种植方式,提高生産效率;三是強化精深加工和綜合利用,提高綜合效益?制糖企業應由單一的“糖酒”模式向紙漿?有機肥?木糖醇?藥用酵母?燃料乙醇等方面延伸?可開發無硫高附加值的咖啡專用蔗糖?速溶糖?醫藥糖?有機糖等新品,加強對蔗渣?糖蜜?濾泥?酒精廢液的綜合開發利用?

分享:
首頁 頂部